导航资讯

主页 > 港彩高手论坛最新爆料 >

港彩高手论坛最新爆料

“伪娘”刘著快男走红 光有特点站不住

发布时间: 2021-11-23 点击数:

  “伪娘”是源自日本漫画的舶来语,指有女性美貌、打扮而在生理和性取向上与普通男性无异的少年男子。作为一种另类文化,“伪娘”在日本被视为小众爱好,“娘”在日语里是“姑娘”的意思,并非贬义。

  今年,湖南卫视“快乐男声”海选阶段,“伪娘”纷纷出现,十分抢眼。成都、广州、武汉等各个赛区都出现了女装打扮的男选手,凭借着出位的打扮,女性化的表演,他们的参赛视频迅速走红网络,不过最终入围50强的只有一位,成都赛区的选手刘著。相比其他几位反串表演者,刘著从举止、容貌、身材上看完全可以乱真,甚至露出内衣肩带,不论是唱歌还是平常说话,都是绵软的女声,而令专业评委也感到吃惊的是,他虽然长着喉结但发声的方式与女孩无异……比赛中,他擅长唱王菲的歌,尤其拿手《红豆》、《传奇》,音色婉转悠扬。

  生于四川南充的刘著是四川音乐学院作曲系的大一学生,和超女李宇春、何洁算得上是校友。据他说,从初中开始可以自己选择衣服时,打扮渐渐偏中性,到大学则完全是女生装扮,长卷发,穿裙子,化妆,家人已经习惯了。大学宿舍里,开始寝室同学还在刘著面前换衣服,时间久了,男生们渐渐地会有意识地照顾他,帮他做一些搬书之类的体力活儿,而他也会很小心地避免尴尬,比如在帘子后面换衣服,单独上厕所,平时一块玩的也大多是女孩。在老师和同学们眼中,刘著除了性别上会让人感觉迷惑以外,其他方面与普通学生无异,按时上下课,认真学习,专业课成绩不错,与同学关系很好。在艺术院校,男性举止女性装扮并不稀罕,但刘著的确是个特例。

  湖南卫视爆料人舞美师在博客中称:“快乐男声‘著姐’要想登上湖南卫视总决赛的直播舞台,必须做好三件事:一是从现在起慢慢学会穿裤子、穿男人装男人打扮、不能烟熏涂脂,不然总局不会让他上卫星;二是不能有任何‘娘’的举止行为、不能公开承认、暴露性取向,不然芒果不敢让他上卫星;三是要获得大众七成以上的正面支持。”但采访中,湖南卫视表现出含糊态度,总编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领导们“不方便”对刘著能否晋级荧屏发表任何言论。眼下,广电总局并没有对“刘著”给予特殊的关注,宣传管理司司长金德龙接受采访时尚不知此人,反问记者:“是像李玉刚的情况吗?”经说明后他表示,总局没有相关规定要求他止步于荧屏。

  今年的湖南卫视“快乐男声”成都赛区,21岁的南充男孩刘著因着烟熏妆,穿蓝色丝袜和高跟鞋参加海选备受关注,刘著不论是唱歌还是平常说话,都是清爽的女声,让人非常吃惊,被网友称为“伪娘”。相比参与选秀的其他反串选手,“伪娘”刘著除了身份证的性别之外,几乎难辨雌雄,一位博“出位”的评委甚至在现场很不友好地让他拿出身份证来证明自己的性别。目前,刘著已入围成都唱区50强,他的下一场比赛安排在本月15日,50进35。

  记者:你的比赛视频成为网络焦点后,人们大多持两种态度,一种意见出于人文关怀精神,觉得你继续参加比赛的结果可能会因被过度关注和评判而影响你今后的正常生活;另一种意见是认为你很真实,应该被鼓励和支持,对于这两种态度意见,你自己怎么看?

  刘著:这些都是他们自己的想法,我只要走好自己的路就好了。他们都没跟我接触,不了解我,我现在感受还不错,还挺充实的。

  记者:评委巫启贤问过你,到快乐男声的舞台上,要的是什么东西?这个答案你自己心里有吗?你的目标是什么?

  记者:可能会有人认为,你天生的不同寻常,需要更多地被保护,你觉得呢?自己是坚强还是弱势?

  记者:来参加快男是你自己的想法吗?和周围的亲人、朋友商量过吗?他们给你的意见一致吗?

  记者:可能在生活中,你身边的人已经习惯了你的形象选择,但走进媒体视野就意味着必然接受大众评判,这结果可能是很残酷的,你是做好心理准备来的吗?

  刘著:他们现在还没提出来,到时候再商量看吧,现在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被称为‘伪娘’觉得有点别扭,不过还好了,我不是。在我看来,‘伪娘’现实生活中是男孩子的样子,为了兴趣爱好打扮成女生的样子,我不是这样,我是很自然地成为这样子了(女孩子的样子)。” ——否认自己是“伪娘”

  “不做,那个是很伤身体的,做了寿命也不长,而且我生下来就是个男生,我就是这样啊。” ——谈变性手术

  “在酒吧会遇到陌生男士搭讪,我会很礼貌地跟他们交流。但一般这种情况都是一面之缘,不会给他们解释,解释了说不定他们更好奇,然后纠缠得更深了。” ——谈被搭讪

  “同学对我有区别。不会让我去抱书,体力活动不会让我做,对待我更像对待女孩儿。平时和女生逛街比较多,闺密不止一个,打球这种运动比较少,顶多也就是个乒乓球。” ——谈与同学相处

  “当然有过啦,喜欢的那个人很优秀啦。他(她)在我的心中是没有性别的。”——回答是否有情窦初开的时候

  “没想到这么多人支持我,也让我挺感动的,这让我发觉我们的社会在慢慢变得博爱和宽容。” ——谈参加选秀的感受

  我觉得刘著和其他那些为了博出位把自己打扮成女孩子的选手应该分开来看,他是一个特例。首先,他是一个自然的、健康的形象,他自然而然变成这样子的,中学、小学的照片都体现了这一点;其次,他有音乐,是四川音乐学院作曲系的在校生,又能够原创歌曲。我们“快乐男声”有足够的包容性,给想唱歌爱音乐的人提供平台,所以只要他音乐够好,实力够好,就可以晋级。

  我也希望大家不会拿异样的眼光看他,现在网上有部分人很反感他,甚至觉得他继续走下去会教坏那些小孩子,这太极端了。我们应该客观去看他,我倒不觉得他继续走下去会受伤害或是伤害到谁,他只是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能够把音乐才华展现出来。现在媒体给他这么多关注,不断地采访,他会紧张怕影响发挥,另外有了一群叫“竹子”的粉丝,也让他感受到压力,怕被淘汰令他们伤心。

  我不理解好多人觉得他恶心。为什么快女有那么多“哥”,快男就不能有个“姐”呀!我觉得只要有特色没什么不可以。性别是什么也不是大事,他唱得挺好的,功底也还不错,既然是个男的,参加“快男”没什么不对。至于刘著将来能不能进娱乐圈发展,这还是说不好的事情,如果作为一个经纪人,我可能会觉得签他比较麻烦。

  社会学者李银河解释,“伪娘”现象的出现,包括这两类人:一类是以纯粹表演为性质,本身性倾向没有问题,另一类是跨性别者和异装癖者。而在跨性别者和异装癖者两种分类里,异装癖类的男生未必对自己的心理认同是女生,只是爱好女性的服装和打扮。她认为,刘著属于心理性别与生理性别不认同(意即通俗所言的“性别错乱”)。李银河认为,社会应该对这样的少数人持一种宽容的态度。通常人们对穿女装的男人有一种厌恶可能是来自于我们的习俗,对这样的少数群体产生一种不舒服的情感。但我认为应该去尊重他们,他们只是自身的心理性别与生理性倾向发生了偏差。

  还没介入成都赛区评委工作时,就听说今年“伪娘”居多。事实上,刘著之前就有很多扮女装,无厘头、搞怪调侃的人,打扮得妖气冲天。本来,我当快女、快男评委这么多年,海选一天两三百人,什么样的都有,也不觉得怎么奇怪,……可刘著一上来,还是挺吃惊的。他唱得还好,音色也很奇怪,你看他有喉头,还能很自然地发出女孩的真声,我和丁薇都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但如果他想进娱乐圈,现在看还是不行,光有特点是站不住的。这些东西在夜店没准能刺激大家的神经,但我估计,在电视上还不适合大肆宣扬,现在90后小孩很偏的,会觉得这就是叛逆,觉得这是通往成功的一条近道。所以,如果刘著继续往下走,我们还要做正确的引导,给他讲什么是反串表演的性质,不是以奇特领先。以前“超女”有李宇春还是中性的,他这回完全乱了,属于伦理颠覆,如果他不能改变就只好放弃了。

  其实,现在社会上是以一种猎奇甚至猎丑的心态看刘著,这样会让他将来无路可退的。进50强的比赛上,一大帮小孩在现场叫,说爱他。巫启贤就问,你们爱他什么?完全是一种耍猴心态!这话说得太好了。我觉得中国人还是要把心态放平,不要求奇、求怪,应该踏踏实实地做人,叛逆到极点是不行的。